†太白白白白子

原ID寒羽迂回,由于死活捞不到物吉和小贞于是气呼呼的带着极短大佬准备掀了白金台的某羽ก(ー̀ωー́ก)

【太白子×火云刀】四季夜(1/4)

【太白子×火云刀】四季夜(1/4)

♢现世paro(๑Ő௰Ő๑)

♢火云刀拟人化,改名火云子(哪有姑娘家叫火云刀的),设定是一个白发红衣金眸子的小姑娘。有点调皮,脾气有点小暴躁。喜欢吃甜食,尤其是红丝绒蛋糕,爱好是吃药怨子做的甜点和太白子斗嘴。出于超级喜欢吃药怨子做的甜品,所以火云子特别偏袒药怨子(* ॑꒳ ॑* )⋆*。

♢新人第一次发文,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我是幼稚园未毕业的幼稚生文笔
°ʚ(*´꒳`*)ɞ°.

♢因为到了开学季只能不定期更新惹……但是绝对不会弃坑!绝对不会(>д<)!

♢之后会有自家私设的孩子药怨子和凝颜子登场(不要问我为什么两只的名字结尾都带着“子”字,因为我喜欢以“子”字结尾的名字呀),可以接受的话就看文吧ଘ(੭ˊ꒳​ˋ)੭

♢禁止一键转载,禁止一键转载,禁止一键转载
٩(e`꒳´e)۶


【Chapter 1.春之夜】

这个春天的夜,还是挺冷的嘛……

躺在床上的火云子翻了个身,紧了紧裹在身上的被子,心里一阵吐槽自己明明是个火系法宝怎么还会怕冷!这明摆着不科学!

火云子又翻个身,当她确定自己以无法再次睡着时便翻身起床,随手拿起太白子给自己叠的整整齐齐放在床头边的红色毛呢大衣穿上。

她轻轻的走到对面太白子的房间,轻轻的推开了一条小缝看着屋内的情况。淡淡的檀香飘出来,扑在火云子白嫩好看的脸上。她瞥了一眼,太白子睡的很熟,很乖,像只小奶猫一样,只不过太白子又踢被子了。

火云子把门缝又推开了一点,轻轻的走过去为太白子盖好被窝,太白子皱了皱眉,翻个身继续睡。火云子无奈的笑笑,没想到这个太白子,竟然爱踢被子……

就因为太白子偶尔会踢被子,所以火云子一直在晚上特定的时间醒过来看看太白子是否又踢被子了。可是太白子并不是次次都踢被子,所以有很多时候火云子都是白起来的。

后来,火云子发现太白子踢被子的时间其实是有规律的!每隔三天踢一次被子,而且只在春天踢被子!火云子至少吐槽太白子这个怪癖已经不下一千次了。

火云子轻声地走了出去,顺便轻手关上了太白子的房门。

火云子在漆黑如墨的客厅里行走自如,就像白天一样。她提起元青花茶壶,用元青花茶杯装了一杯上好的蒙顶甘露,随后就端着茶杯往后院走去。

火云子坐在后院的走廊上,端着一杯雾气腾腾的蒙顶甘露小抿一口。即使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蒙顶甘露,即使穿着一件温暖的毛呢大衣,火云子依旧觉得冷风入骨,冷到让身为火系法宝的她不禁一抖。

就像是冬天一般。

她嗟了一口热茶,又嗟了一口,可是寒冷依旧。

一点跳动的烛光,在火云子身后亮起,照亮些许了火云子寂寞一人的背影。

“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发什么呆,还不去睡觉?”

炳烛之人的声音在春天的夜晚响起,听起来倒有点像小孩子的声音。随后跳动的烛火离火云子越来越近,最后在她的身侧放了下来,而炳烛之人也坐了下来。

“太白子,你怎么醒了。”

火云子又喝了一口蒙顶甘露,嗯...有些凉了……

“睡不着啊,你不也不是睡不着才跑到后院吹吹风的吗?难道只允许你可以睡不着而本掌教不可以吗?”

“你不冷吗?”

“冷?本掌教怎么会感到冷?啊—啾!”

太白子缩了缩,又裹紧了身上的毛呢大衣。

“还说不冷?自己都打喷嚏了还说不冷?嘴硬的家伙。”

“什么啊!不都已经是春天了吗?怎么这晚上和冬天一样冷啊!”

“好了,太白子,快去睡觉,我也要去睡了。”

火云子慢慢喝完杯中已经凉了的蒙顶甘露,火云子没得到太白子的回答,也不管他休息不休息,二话不说就拉起身边的太白子就往太白子的房间走。

火云子考虑到太白子怕冷,就把他的被窝用自己的法力给暖了一下才让太白子钻进暖融融的被窝。

太白子窝在暖融融的被窝里,一股温暖涌上心头,没一下就升起一股懒洋洋的睡意,沉沉睡去。

火云子见太白子已经睡去,便替他掖了掖被角,随后挑灭了静静跳跃的烛火,无声息的走出去然后关门。

回到自己房中,火云子没有点燃蜡烛。因为她视力极好,不燃蜡烛也可以在黑暗之中视物。否则她怎么会在没燃蜡烛的情况下在客厅里行走自如,倒茶,然后走到后院去的呢?

火云子脱下毛呢大衣,整齐的叠好放在床头边,随后就窝进了她体温散尽的被窝里。

说来也是奇怪,火云子不觉得冷了,反倒觉得暖暖的。她也感到心头暖暖的,不是自己用法力让被窝暖和起来的,而是太白子对自己的关心让她感到温暖。

否则太白子干嘛不睡觉反而来陪她吹冷风?

其实在太白子来找她的时候,她听出太白子说话的时候带着一股睡意,显然是没睡醒还想去睡个回笼觉却强忍着不去睡来陪自己吹冷风。

她原本睡不着想在院内等日出的,谁料到太白子却跑过来陪自己一起吹冷风。火云子自然是心疼,在太白子打喷嚏过后就喝完了凉掉的蒙顶甘露,带着太白子去休息了。

等日出的念头自然是散了,自家的太白子都打喷嚏了,还等什么日出?

火云子水嫩的唇角扬起一抹微笑,闭上鎏金色的眼睛,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这个春天的夜,好像也不怎么冷了……

而放置在后院的那只烛,在冷风中摇曳着,但是久久不灭,直到日出……